偷西瓜的趣事

關注南陽網
微博
Qzone
偷西瓜的趣事
作者:  趙光選

偷西瓜
趙光選

  
  現在,每到夏季,看到大街小巷及其它路旁,人們多擺放着翠綠的、黑色的,大大小小的西瓜叫買,感覺孩子們是幸福的,想吃西瓜就由大人掏錢買或自己買,仼你放開肚子吃個夠。可在改革開放之前,農村的小孩夏天想讓大人買個西瓜吃,是比較少見的。不由想起小時候偷西瓜吃的趣事來……
  
  那年我大概八、九歲吧。生產隊為了發展經濟,在離村子外約400米遠的一塊土地上種西瓜,由一個六十多歲、外號叫“黑老包”的村民看管瓜田。“黑老包”年輕時在外地幫人種瓜多年,有經驗,加之臉長得黑,人又嚴厲。當時誰家小孩哭鬧了,一嚷“黑老包”來了,小孩立馬哭鬧停止,所以,看瓜田的活兒就“黑老包"莫屬了。
  
  西瓜逐漸成熟了,“黑老包"不負重望,吃住在瓜田中央一個瓜庵裏,每天多次巡邏,夜晚也巡邏,使瓜田秋毫無犯。隊長誇讚“黑老包”工作認真,看瓜有功,並讓記工員每天給他增加了工分,“黑老包”工作更勤奮了,看瓜的勁頭更足了。
  
  “黑老包"有一個獨苗兒孫子,那年九歲,和我歲數相仿。一次,他和我們玩耍後,閒聊中不小心説露了嘴,説他想吃西瓜了,就趁天黑溜到他爺看瓜的庵裏,他爺早給他備好個大西瓜吃,並説“那瓜可甜了!”聽得小夥伴們口水直流!
  
  隨後,“那瓜可甜了"像印在小夥伴們心裏似的,大家在一起時,談得最多的是西瓜。
  
  一次,比我大一歲的好朋友小明把我拉到一旁,悄悄地説:“人家“黒老包”的孫娃兒都能吃西瓜,為啥咱們不能?”“因為看瓜的是人家爺。"小明説:“那咱爺不看瓜,不行咱們去偷西瓜吃!”
  
  於是,小明和我經過多次觀察,在一個炎熱的午後開始行動了。
  
  那塊瓜田鄰近一條水溝,溝半邊長滿了茂密的高粱,我們正好借高粱做掩護,神不知鬼不覺地游泳來到瓜田旁,到那裏後,因為害怕“黑老包”的威嚴,都不敢擅自去瓜田偷瓜,經過商議,最後利用“石頭剪刀布"的辦法來決定誰去偷西瓜。幾個回合下來,結果小明輸了。他硬着頭皮,不情願地爬出水溝,在溝沿察看幾分鐘,看瓜田中央的瓜庵靜悄悄,確認“黑老包”在瓜庵後,猛虎般飛躍到瓜田,三下五除二摘個西瓜,抱着瓜來到溝邊,一用力隨手把瓜滾到水裏,我正好接住。他又摘了一個西瓜,連滾帶爬地下了水溝,與我一起抱瓜游水迅速離開這一危險之地,等游到較茂密的高粱下,在水中開始吃瓜。我們這時顧不得天氣炎熱,顧不得高粱鋒利的葉子劃得胳膊、身上火辣辣的疼痛,只想着瓜的甜蜜。第一個瓜,俺倆用小拳頭猛打也打不開,後來只好在溝壁摔了幾下,才摔開,但摔開了吃不成一一白瓤白籽,生瓜蛋子!第二個西瓜,我抱着,小明一拳砸下,只聽“嘭"的一聲,開了。只見紅瓤黑籽,吃一口,沙甜沙甜的……
  
  後來,隨着瓜田裏的西瓜成熟的越來越多,西瓜也不斷地丟失。隊長看“黑老包”確實是一人難抵四面風,再不採取措施,種西瓜發展經濟的夢想將成泡影。於是加派了四個壯勞力和“黑老包”一起看瓜,從此,瓜田基本平安無事了。
  
  再後來,不知是誰走漏了風聲,説不只是我和小明偷吃過隊裏的西瓜,還有其他一些小夥伴也偷過。這話傳到了“黑老包"的耳朵中,他放出狠話:“等我哪天逮住這倆小鱉孫,我非弄根鐵絲穿着他倆的耳朵,把他們拴在瓜庵的柱子上,讓他們黑天白日地給隊裏看瓜"。聽到這話後,小夥伴們信以為真,我和小明更是整天如驚弓之鳥,生怕被“黑老包”逮住。
  
  時間慢慢過去,倒也相安無事。可到了那年冬天,村裏羣眾在村北邊一個坑塘挑塘泥作漚肥用,我和小明等小夥伴也到那兒玩,竟不期而遇“黑老包”,只聽他大喝一聲:"好啊,可見着這倆小鱉孫啦,別讓跑啦,抓住他們!"説罷,他真撂下挑子,像要攆我們的樣子。我和小明等小夥伴聽到吼聲,早嚇得魂飛魄散,一撒腿就飛也似地向家的方向跑去。小明家最近,他在前面跑,我和小夥伴們在後邊攆,等到他家門口,他迅速卸開一扇薄門,側身進去後又合起,我們推了幾下推不開,就又趕緊向自己的家奔去。
  
  我跑到叔父家門前,從門縫勉強擠進屋,把門栓插上,又找一個木棍頂死。就兩間房,看無藏身之地,最後我只好藏到了牀底下。一會兒功夫,聽得叫門聲,我在牀下嚇得瑟瑟發抖,大氣不敢出。後來聽出是小明在叫門,也許他想自家不安全,來找我躲避。任他喊破嗓子,我就是不應聲,誰讓你不讓我進你家呢!心想。喊了一會兒,小明看沒人應聲,只得去別處躲藏了。我躲在叔父家牀下,一直呆到傍晚吃晚飯的時候,聽見母親喊我回家喝湯,才戰戰兢兢地從牀下爬出來,悄悄的回家吃飯。
  
  那些年,我多次像躲瘟神似地躲着“黑老包”。那次驚嚇,多年的陰影在我心中揮之不去,有時在夢裏被驚醒……
  
  人啊,真是從小時候起就不能幹壞事,那怕是很小的事。
  


編輯:杜增波    校審:賈紅英    責任編輯:張中科    監審:黃術生

相關內容

中共南陽市委宣傳部主管、南陽日報社主辦 電話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號) QQ:1796493406

技術推廣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顧問:河南大為律師事務所 畢獻星 任曉

豫ICP備12012260號-3    豫公網安備41130302000001號